深圳市龙华区振华时代广场10整层
18165737729

NFT 艺术收藏家的疯狂崛起

Pablo Rodriguez-Fraile正在搬家。并不是他不喜欢他现在在迈阿密的房子。更重要的是,他需要一个能最好的享受他艺术收藏品的地方。

“新房子将有15或16块屏幕环绕,还会有投影仪。”这位拥有金融背景的33岁西班牙人 Rodriguez-Fraile说。

原因是他的藏品不是雕塑、绘画或者版画,而是由NFT组成的、收藏家将其视为数字艺术作品(如视频、GIF或电脑设计图像)的所有权证明的独特加密文件。

每个人都可以右键单击并下载与NFT相关联的艺术品。但像Rodriguez-Fraile 一样在网络拍卖中以高昂的加密货币价格购买NFT的人来说,他们觉得自己是唯一的真正所有者。这就是为什么Rodriguez-Fraile期待环绕着屏幕不断炫耀他的所有物生活。

作为加密货币艺术收藏者的Rodriguez-Fraile,他所购买的作品超出了他的客厅。因此他目前正致力于在世界各地开设几个数字艺术展览室。他表示,第一个展览室将于2021下半年在迈阿密推出。他的努力甚至超越了物理领域,因为他还是MOCA(加密艺术博物馆)的创始人之一,这是一个利用VR技术展示NFT的艺术馆。

“这些数字艺术作品最棒的地方在于,我们可以和它们一起旅行,我们可以把它们带到任何我们想去的地方,我们可以向世界各地的人们展示它们。”他说,“如果你拥有毕加索的一件非常漂亮的杰作,每个人都知道你拥有它,但很少有人能亲眼看到它。”

NFT艺术界正在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变得白热化:2021年3月,在Christie拍卖会上,与美国数字艺术家Beeple的拼贴画相关的NFT以6900万美金的加密货币售出。Rodriguez-Fraile说他曾两次在NFT上花费100万美元——视觉艺术家Pak和WhIsBe的作品。

在3月份,他上了热搜,因为他以超过600万美元的价格转售了他的一件作品——一段38秒的Beeple视频。对许多人来说,这只是每一段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潮流必然经历的一个周期,那就是几乎所有收藏家都是富有的加密货币企业家。

截至2021年6月,NFT的销售额已经跌至不那么引人注目的水平。其他人认为,无论价格和氛围如何波动,NFT艺术都将继续存在。Vincent Harrison是洛杉矶的一位艺术馆馆长,他一直与NFT 艺术家和平台合作,他表示,“这些数字艺术品的收藏家和花钱买Tintoretto和Jeff Koon作品的人一样。”

“这都是相同的收藏家心态。数字艺术的美妙之处在于人们不必停止收藏,因为他们的空间永远不会用完,”他说,“这几乎形成了数字囤积者——这很好,因为我知道很多收藏家收藏着他们不可以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他们把它放在仓库里。但他们仍然收藏只是因为他们热爱艺术。”

Rodriguez-Fraile确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收藏家:他根据自己的审美和艺术家的类型精心挑选自己的作品,并与他喜欢的创作者建立友好的关系。“这从来都不是金钱上的想法,”他说。

他甚至说,尽管在到NFT领域之前,他几乎不能称自己为艺术收藏家,但他很熟悉加密货币。另一方面,这次经历增加了他对“传统艺术”的热爱。5月,他在Sotheby拍卖行以200万美元拍下了Elizabeth Peyton的David Bowie肖像。对于这个领域的其他人来说,收藏NFT要么是一项充满革命性色彩的范式转变,要么是一场毫无意义的金融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