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龙华区振华时代广场10整层
18165737729

JPEG热潮:NFT新秀在叙事、IP以及社区上的跃进

人们认识加密艺术是从Beeple天价NFT作品开始的,那幅数字艺术品是将传统艺术品拼接上链而完成的。作为生成艺术的鼻祖,Crypto Punks的价值在这次JPEG热潮中才真正爆发。此外,NFT的功能也在迭代,从艺术品收藏逐渐在往社交属性上发展。本期分布式资本联合BCA Network,就目前最热的JPEG热潮分享观点。

背景介绍

其实本次JPEG热潮并非偶然而是在酝酿已久的大背景下发生的。NFT作品因高价而出圈,非Crypto领域的机构/企业/个人都在尝试进入这个领域。从苏富比/佳士得等艺术行业,到时尚、潮玩、汽车品牌等实体企业,再到阿里腾讯等大型互联网机构,传统机构过去的几个月里在该领域里不断试水。早年表示看不懂NFT艺术品价值的传统机构,如今纷纷在这领域开始布局。NFT市场早就暗流涌动。

此外,NFT艺术品接力Gamefi热点又吸引了新的目光。加密圈中不断传来Crypto Punks被天价拍卖的新闻。随着VC、巨鲸、传统机构以及投机者不断高价拍下Crypto Punks,该系列地板价短短四个月就从13ETH到一路飙涨至143ETH,涨幅超十倍。Crypto Punks价格的水涨船高,使得其他NFT作品应声上涨,其中以无聊猿、On1 Force、Artblocks等为首。

生成艺术VS独版发售

在分析个例之前,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一下生成艺术以及独版发售的概念。生成艺术,简单理解是通过将随机性的元素组合,产生预期和意料之外的结果。最著名的便是由Larva Labs设计工作室创作的Crypto Punks,它是历史上第一个在区块链上推出的NFT项目。另外,无聊猿、酷猫、Meetbits在创作手法上和Crypto Punks如出一辙,都是将不同特征组合拼接而形成的10K头像。这类生成类艺术作品的优势在于stakeholder众多,因此社区会更加茁壮,社区共识会更容易得到转播。整体作品的地板价以及最高价在社区的整体推动下获得提升。

生成类艺术的用例

独版发售指的是艺术家将作品1:1地进行Mint,NFT独此一份。独版发售主打稀缺性,这一类的代表性作品有Beeple的《每一天:前5000天》。

对比看来,生成艺术类作品在凝聚社区共识上独树一帜,更具备传播性。尽管同属于加密艺术范畴的头像类、潮玩类、IP衍生类、3D游戏类的NFT不断扩充到这个生态里面,生成类艺术品的市场还未完全打开,生态也还未完全迎来爆发。

叙事、IP以及社区

在JPEG的热潮中,一些NFT项目展现出了与以往作品不同的地方。这里简单归类成三点:叙事、IP以及社区。叙事(context)指的是在元宇宙的语境下,NFT作品所呈现出的世界观以及价值观。世界观的搭建更加容易让社区成员形成身份认同并达成共识,同时也可以增加NFT的可玩性。举个例子,河里人的大背景设定在北宋时期的汴河两岸。一万个河里人作为清明上河图元宇宙的原住民,每个人拥有这202种职业中的一种。这种叙事还衍生出了全新的玩法,比如说不同职业的河里人根据典故能够合成一个典故场景。当场景合成完毕以后会解锁新的角色并空投至NFT持有人手中。因此每个小人都具备相互关联性,并共存在一条故事线中;当玩家收藏小人的同时,会对清明上河图中的故事进一步挖掘。除了河里人之外,不少项目用心在世界观、价值观上进行塑造(其中包含着反战、女性平权等主题),NFT作品中所传递的文化符号以及普世价值显得弥足珍贵

IP运营。项目方的深度运营是此次JPEG热潮中非常亮眼的一点。其实10K系列的头像作品之所以那么成功,背后不仅是艺术家的功劳,更是深度运营的结果。就拿无聊猿举例,它的运营模式类似于会员制——即每个NFT背后都代表着某种权益,而猿猴持有者将享受项目成长的福利。6月17日,项目方为每一个持有者空投了Decentraland世界中用到的3D外套。6月19日,项目方还为每个持有者空投了小狗NFT。最棒的是,无聊猿的持有者在购买的同时获得完整的版权授权,可以制作猿猴形象的周边销售,将它作为实体商品的品牌形象。因此,项目方不仅是将无聊猿作为一个NFT系列在运营,而是努力将它变成一个文化符号/IP去进行传播及运营。无聊猿致力成为区块链乃至现实世界的潮流。IP的魔力可以无限延长无聊猿的生命周期:它可以制成电影,以涂鸦的形式出现在大街小巷或者或者出现在我们日常穿的T恤上等等。

社区运营。正如前面说到的,生成类艺术的社区属性是天然的,而凝聚的社区共识更易于项目的传播以及价值发现。这种社区共识或出于利,随着项目方所承诺的福利一一兑现,NFT持有者会发现收藏作品存在长期价值,故而一直持有。这种社区共识更是出于对于同一文化符号/价值观的认同。无聊猿的背景设定是一群投身加密领域的猿猴在财务自由以后成立了无聊猿游艇俱乐部,在小酒吧一起聚会、玩涂鸦、遛狗,过着无聊的“躺平”生活。这种社区共识一定是带有crypto精神的、街头文化的、甚至有些嬉皮士的高净值人群的共识。因此我们可以推测无聊猿藏家现实生活中可能酷爱穿着Supreme等潮牌或者会收藏Bear Brick等潮玩。无论是共同的利益还是品味,社区强共识导致持有者纷纷换上所拥有NFT的头像,然后互认家人,是NFT附着上社交的功能。

NFT艺术品的可延续性

那么有人不禁会问,这波JPEG热潮还会持续多久?首先,传统艺术机构的作品周期可以达到5到10年,而区块链作品的生命周期非常之短——可能就是三个月。三个月前藏家的认知还停留在类似于Punk的仿盘上,而三个月后的新玩法又颠覆了他们原有的认知。他们无法预料到下一个风口是什么。其次,NFT艺术品的可延续性在于是否有持续的用例(utility)来支持社区共识、社区粘性以及社区成长性。比如,较早之前的Hashmask由于未能持续地输出utility,其热度市场热点过后便所剩无几。而从这一批的NFT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项目方在试图延长这些它们的寿命。所用手法不过有三:

1. 从原有NFT中衍生出新的物种。比如说无聊猿最近推出了变异猴,藏家通过抽取药水以及购买药水,将猿猴染色孵化出变异猴。此举可以壮大社区并提高地板价。

2. NFT的IP孵化。正如上文中提到的,项目方与线下的实体品牌进行联动,从而提升NFT的IP属性。随着无聊猿成为炒作标的,它的二次创作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比如说实体产品如面膜、饮品、服饰以及滑板等等。而无聊猿形象自带的嘻哈风格使它更加容易受到潮牌的亲睐。

3. 添加元宇宙的玩法。头像类NFT作为游戏角色,通过项目之间建立合作的方式有机会自由进入各类元宇宙。项目方会对NFT持有者空投各类道具,使得元宇宙世界更加完善。

2017年NFT的形式还比较单一,而如今NFT可以是一幅作品、一条推特、一个头像、一个表情包或者一段音乐。未来,NFT的定义方式会不断扩展。此次JPEG 热潮中,尽管几个高质量的作品仍然沿用Punk的创作手法,但是它们在叙事、IP及社区层面已超越了前者,算是有了长足进步。而生成类艺术仍还处于非常早期,有巨大的进步空间。

那么作为刚进入市场的藏家还是艺术家,应该如何拥抱整个快速变化的市场呢?新人一定要以快速学习、归零的心态进入这个市场。假设一个艺术家在web2.0世界有一定名气、IP效应以及受众群体,那么他在进入web3.0世界应具备为社区奉献的利他精神,这样才能在行业里走得更长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