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龙华区振华时代广场10整层
18165737729

库里18万美元买个猴头像 到底是个啥?

前几天,库里换掉了自己的推特头像。

自科比遇难后,库里一直用自己和科比的合影作为自己的推特头像。如今他的推特背景里依然保留着科比,但头像已经换成了一只蓝色的卡通猿猴。在个人简介里,他如是描述自己:“信徒。阿耶莎的丈夫,莱利、瑞安和卡农的父亲,儿子,兄弟。勇士后卫。戴维森野猫。BAYC。腓立比书4:13。”其他的部分都很好理解,包括腓立比书4:13,库里的人生信条“I can do all things”,唯独这个BAYC,可能触及了大家的知识盲点。

BAYC,全称Bored Ape Yacht Club(无聊猿猴游艇俱乐部),是今年4月23推出的,由一万个猿猴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组成的以太坊独立数字收藏品。每只猿猴都独一无二,它们彼此之间有着不同的帽子、服装、表情和背景。在BAYC所设定的故事里,这些出身加密领域的猿猴都已成为亿万富翁,财务自由后的生活变得无聊,于是成立了无聊猿游艇俱乐部,在小酒吧一起聚会和玩涂鸦。BAYC的创始团队非常草根,只是4个现实生活中的好朋友,两个软件工程师,一个媒体从业者和一个交易员。

在最初刚推出时,该产品的售价为每只185美元。5月初,NFT圈知名收藏家Pransky关注到了这个项目,这位投资了来自数百个NFT项目的大佬在社交网络上宣布自己购买了250多只猿猴后,BAYC的销量和交易数激增,头像在两小时内迅速售罄。如今,市场上最便宜的BAYC藏品价格也已经超过了8万美元。库里买这个头像花了18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16万。这也让“库里头像”这一话题登上了国内相关社交媒体热榜,大家都在好奇,这些图为什么能卖这么贵?

要解释这个,我们得要先解释何为NFT。在区块链的早期,大家都在使用同质化代币,用以代替现实中有价值的事物。但很快人们发现,现实生活里有很多具有价值的事物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NFT(非同质化代币)由于其不可互换、不可拆分的属性,使它可以在数字空间里锚定一些现实世界中的事物,映入了我们的眼帘。你可以简单把它定义为一款数字艺术品的拥有证明。这款数字艺术品代表的可以是一张图,一段视频,一段音乐,一段文字。只要你购买了这个艺术品的NFT,互联网就承认它自此以后属于你了。你可以通过交易它来获利,也可以通过长期持有它来收藏。今年三月,摇滚乐队莱昂国王通过NFT,以50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他们的豪华版专辑。推特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第一条推文的NFT版则以290万美元的价格被马来西亚的加密货币企业家希纳·伊斯塔维买下。只要你有意收藏,万物皆可NFT,人人都是收藏家。

在区块链和NFT蓬勃发展的过程里,他们也盯上了NBA。去年8月,开发过区块链爆火产品Cryptokitties(以太猫)的Dapper Labs团队推出了他们的新产品,一个叫做NBA Top Shot的NBA数字收藏品平台。该团队拿到了超过1200万美元的融资,投资者不但包括三星、Coinbase Ventures、USV等顶级投资机构,还包括了安德烈·伊戈达拉、斯宾塞·丁威迪和贾维尔·麦基等NBA球星。

NBA Top Shot的主要产品是他们的数字球星卡。除了传统印刷球星卡会有的文字和图片之外,数字球星卡还能以GIF或者短视频为载体进行呈现。一般来说,和传统球星卡类似,越受欢迎的球星,知名度越高的球场瞬间,所代表的卡牌价格也会越高。

在发布之后,背靠NBA的巨大IP号召力,NBA Top Shot的数字球星卡很快就成了以太网上最畅销的NFT产品之一。在今年1月23日,詹姆斯的一张数字球星卡卖出了7.5万美元。仅仅两天后,锡安·威廉姆森的一张数字球星卡就以1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如今,数字球星卡的最高成交价格被定格在21万美元。那张球星卡所代表的瞬间,是去年2月詹姆斯对火箭上演的一次双手反身大风车灌篮,该动作和科比年轻时的一记灌篮非常相似,被认为是湖人23号对24号的一次致敬。

当初捧红BAYC的Pranksy也花了80万美元投资数字球星卡,如今只出手了其中很小一部分,就已经完全收回了成本,并且获利了20多万美元,而他手上还留有价值310万美元的数字球星卡。来自立陶宛的疯狂篮球迷尤尔格也买下了超过100张数字球星卡,他同样对这个项目的前景非常乐观:“从NBA Top Shot发行的NFT里,我能看到光明的未来。”

但从另一方面看,数字球星卡的热度正在降温。根据官方财报来看,在今年2月,NBA Top Shot联合NBA球星直播开卡包,ESPN等传统体育媒体也开始关注并报道这一项目,数字球星卡的总交易额曾一度高达2.24亿美元。但到了今年7月,这一数字已经飞速下滑到了2220万美元。很多业内人士认为,Dapper Labs缺少对NBA Top Shot产品的进一步市场拓展。在买下一张数字球星卡之后,收藏者们在后续能做的事情就非常有限了。这降低了它给收藏者带来的乐趣。

对大多数NFT玩家来说,比起单纯的数字艺术品,他们更希望在获得利益的时候也获得身份认同感和社区归属感——这种感觉,那些在年少时收集过三国或者水浒人物卡片的孩子都明白,如果你拥有了一整套卡片,身边却没有同道中人能分享这种喜悦,那该有多寂寞啊?

而库里加入的BAYC就满足了NFT玩家的这一需求。在发行之后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它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庞大的社区。如果你购买了BAYC的藏品,你就会被认为是BAYC俱乐部的一员,能和其他的会员交流,能在俱乐部的涂鸦墙上涂鸦,也能享受各种俱乐部的福利。在后来BAYC社区发起的Ape Follow Ape活动里,大多数BAYC持有者都把自己社交平台的账号头像设为了猿猴,并且彼此互相关注。这其中除了库里、拉梅洛·鲍尔、约什·哈特这样的运动员之外,也有陈柏霖、余文乐、黄立成这样的影视明星。在今年6月的NFT市场中,草根的BAYC累计销售额为3971万美元,超越了NBA Top Shot、CryptoPunks这样NFT圈的明星产品,成为了NFT市场的宠儿。在这样乐观的环境里,BAYC的猿猴头像,价格也自然水涨船高。

对NFT不理解的人可能会对为何要花如此多的钱去购买一坨堆叠在一起的马赛克色块感到疑惑。但它的逻辑本身是合乎情理的:到了多年以后,这个世界可能没有纸质媒介,甚至没有物理意义上的电子屏幕,大家每天都戴着VR设备,或者对着全息投影,到那时候,我们在下一代的互联网环境中,应该如何定义我们所拥有的艺术品?我们又该如何定义我们自己的数字身份?

人们不知道那一天何时会到来,以及到底会不会到来。但这不影响人们对那一天未雨绸缪。在新冠病毒的影响下,人们和网络的关系进一步紧密,在2020年,NFT交易的总额从60万美元直接攀升到了2.5亿美元,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在NFT上投资。

至于NFT究竟真的是时代的红利,还只是资本的泡沫,那是普通投资者才需要思考的问题。对于刚刚和勇士完成了4年2.15亿续约的库里来说,为啥要花18万美元买一个头像,那就是我们最羡慕的四个字:

有钱,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