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龙华区振华时代广场10整层
18165737729

RNDR CEO:浅谈NFT与数字艺术趋势

建立在区块链技术基础上的非同质化代币——NFT,不仅拓展了艺术的边界,也改变了千百年来延续至今的艺术权益分配模式。伴随NFT的崛起,数字艺术的热度和价值也在全球范围内升起。

8月25日,RNDR渲染网络(Render Token,简称RNDR)创始人及CEO Jules Urbach做客风潮社区,与艺术家和NFT收藏者分享了他对于这一兴起的技术的看法,以及值得关注的数字艺术趋势,并解答了现场观众的提问。

RNDR渲染网络是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GPU计算、渲染网络和3D内容市场。同时,Jules也是权威云渲染公司OTOY的CEO,OTOY以先驱性的技术重新定义着内容创作和分发。而作为NFT基础设施项目,RNDR日益成为3D和加密艺术家的重要创作工具,包括知名加密艺术家Beeple和Pak。

风潮是由CryptoC社区孵化的一家基于东方元素和加密元素风格的线上画廊,服务于东方特色的艺术家和新世代收藏家。

这场中西碰撞的艺术对话会迸发出怎样的精彩内容,一起来看下文的精华回顾吧!

Jules你好!很高兴邀请到您。我们的AMA现在正式开始。Jules,能介绍一下你自己、你在行业中的背景,以及RNDR吗?

很高兴来到这里,也很感谢大家抽空参加这一“你问我答”(AMA)活动。我在3D图形领域工作了“一辈子”。最初,我在90年代初开发了全球首个网页版视频游戏。我的愿景一直是打造像游戏一样具有互动性,同时又具有最高的影院级视觉质量的沉浸式体验。最终,我希望能够创作出像《星际迷航》中的全息甲板(Holodeck)那样的东西,让人们可以身处一个非常逼真和沉浸式的虚拟合成环境中。网络游戏和NFT让我们开始看到元宇宙成为现实的可能,而我的工作就是让这些体验全息化。

大约10年前,我成立了OTOY(https://home.otoy.com/),目的是开发前沿的GPU图形技术,让这成为可能。今天,我们的软件OctaneRender已经成为大部分领先3D艺术家的创作工具,包括Beeple、Pak、FVCKRENDER、Blake Kathryn、Deadmau5等等。他们都在使用我们的工具推动数字内容创作的边界,从尝试像《每日(Everyday)》这样的全新形式的社交媒体内容,到创作沉浸式音乐会的图像。

2017年,我们推出了RNDR,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足够的算力资源能够支持我们的用户群体创作新一代3D内容的需要。使用中心化云服务进行规模化渲染无法满足沉浸式3D内容的需要,并且我们也看到如果将以太坊区块链上进行PoW挖矿的GPU算力释放出来用于渲染世界各地艺术家的图像将是巨大的机会。

任何拥有现代GPU的人都可以将他们的闲置算力添加到网络上,用于渲染新一代3D内容。这为闲置算力,以及处理PoW计算、解决随机的加密货币挖矿问题的算力,找到了现实世界的用途。大部分顶尖3D加密艺术家已经在他们的工作流中使用RNDR。2021年上半年,我们网络中的艺术家产生的NFT销售额已经超过5亿美元。

在RNDR分布式的计算网络上,我们还在搭建一个NFT铸造平台。这个平台不仅具有深层次版权认证和链接功能,还可以让人们能够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包括把3D模型和纹理代币化,以及在链上创建一个包含艺术家毕生作品的档案库。我们近期宣布了将与加密艺术家Beeple、DC和漫威传奇漫画家Alex Ross以及《星际迷航》创作者吉恩·罗登贝里的庄园合作,创建首批RNDR上的艺术家档案库。

正如前面说到的,今年我们看到了NFT艺术市场的爆发,众多之前缺少变现手段的数字艺术家有了新的市场去开拓,你认为NFT艺术市场有哪些优越性?你又有哪些担忧呢?

NFT加密艺术的崛起带来了很大的民主赋能。全球各地的任何人,无论是在艺术之都还是新兴市场,都可以首次接触到一个全球化的艺术市场。在我们的社区中,就有全球各地的艺术家受益于NFT,踏上了蓬勃发展的独立艺术家生涯。

这也实现了中介的脱媒,让艺术家可以直接向粉丝销售作品,也无需经过经纪公司,分走收入,并且更重要的是还能够持续从后续的NFT销售中获得版权费用。得益于网络上的相互关联,艺术家也会更容易被人们发现,而不是需要等待策展人挖到他们,后者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过去,很多优秀的艺术家一生都没有被人发现。而随着数字艺术和NFT的出现,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今年,Beeple,同时也是使用我们软件长达10年的用户,创造了历史上在世艺术家排名第三的作品销售额。此前,Beeple已经在社交媒体上成名多年,但NFT成为了催化剂,让他的作品首次在艺术圈受到重视。

由于NFT本身就是数字化的,你可以在其上进行编程,这与传统艺术不同,打开了艺术创作的新宇宙。我们的社区中一些极具创意的艺术家,如Pak、FVCKRENDER和Beeple,已经开始尝试各种NFT的可组合性。NFT不再是一个静止的东西,借助附加其上的智能合约,成为一个有生命、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改变的东西。

它可以包罗万象,从福利到空投,到代币销毁,乃至沉浸式的虚拟世界。你还可以创作生成艺术(Generative Art),让每个NFT版本含有编码在链上的独特算法属性,由分布式节点现场计算生成。NFT可以说直接赋能了新的数字艺术创作方式,而我们才刚刚揭开它的面纱一角。

具体而言,我们认为可以通过NFT提供一种全新类型的3D体验。不同于观看静态的绘画或雕塑,沉浸式技术让创作人们可以像在真实生活中那样探索和互动的虚拟作品成为可能。我们正在与光场显示器先驱企业LightField Lab合作,创造世界上首个全息NFT,让人们可以与之互动,我们认为这将成为行业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总体而言,我认为,我们还处于NFT发展的早期。目前在头像和收藏品方面的确有一些炒作的嫌疑,但这只是一时的狂热,很快将会过饱和。相反,我们认为,收藏者应该关注技术和创意角度别具一格的项目,而不是试图抓住最新的热潮。未来还将有很多令人兴奋的作品问世,人们应当思考下在数年后的未来什么还将继续有价值,而不仅仅是今天热门的东西。

生成艺术;来源:https://www.pinterest.at/pin/851532242029192004/

对于今天的许多数字艺术品,特别是3D艺术品,渲染是必不可少的步骤。能够介绍下对于艺术家而言,RNDR有哪些便利,如何使用,以及与传统的云渲染相比有什么优势?

在规模效应和成本的节省上,RNDR相比传统云渲染有指数级的提升。如之前所说,我们创办RNDR的原因是传统云服务无法从规模上满足对于高清渲染的新兴需求。

RNDR使用起来非常的简单。用户可以从他们偏好使用的3D软件包中导出一个场景,上传到网络。我们在超过20多个行业领先3D软件中都有插件,并且也原生集成到游戏引擎Unreal Engine(虚幻引擎)和Unity3D之中,两者生态中的开发者用户数量超过1500万。在导出场景后,艺术家可以把场景上传到网络,按照偏好进行设置,并点击渲染。

渲染任务随后会分发到网络上,交给成千上万的并行节点处理,这让渲染的速度指数级提高,而成本大幅降低。RNDR也提供了变现闲置计算机算力的机会。如果您的工作站处于闲置状态,您可以将它加入到网络上,赚取RNDR代币,并在未来使用RND代币渲染自己的作品或是支付硬件成本,比如购买新的GPU。这是一个非常高效的系统,并且能够根据需求指数级扩大规模。没有中心化的云提供商能够提供这种服务。

回到今天的主题。数字艺术的热度和价值在全球升起。虽然数字艺术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但有非常大的增长潜力。因此现在讨论数字艺术的趋势格外具有价值。您认为明年乃至接下去十年的数字艺术趋势是怎样的?还会有哪些新的技术在其中发挥作用?

我认为增强现实(AR)将是下个十年最重要的趋势。iPhone带来移动计算的新范式,而AR将带来更加颠覆性的空间网络概念。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的边界将开始融合,我们将看到无数创意的可能。例如,你可以将AR全息影像投射到建筑上,改变我们的城市体验。或者服装设计上可以附加上AR装饰物,给服饰带来独特的数字化延伸,改变我们的时尚定义。元宇宙是全球互连的数字宇宙,而AR将是我们走进完全沉浸的元宇宙的第一步。这些在21世纪的20年代就有望到来。

我们还没有看到AR NFT的样子,但我相信它将改变游戏规则,数字与实物所有权的界限将会消失。我们正致力于开发新一代AR渲染、流媒体和NFT技术,以及与LightField Lab合作开发首个完全沉浸式、无需配戴眼镜的全息影像,让这一切成为现实。试想一下,你可以在AR眼镜或全息显示屏上拥有和变现超逼真的数字体验。这些正是我们正在开发的技术。新一代媒体内容也将需要非凡的计算力,而这是RNDR网络可以提供的。

OTOY的旗舰渲染器OctaneRender在全球拥有众多的用户,包括知名数字和加密艺术家Beeple和Pak。OTOY的其他产品也都非常具有先驱性,比如人脸扫码系统LightStage。你们的社区中是否有艺术家正在尝试这些新形式的数字艺术?

是的,我们的社区不断尝试前沿的数字艺术形式。我们看到很多用户在使用我们的软件推动生成艺术的边界,也很高兴的看到一些艺术家开始使用OctaneRender和RNDR创作沉浸式实时体验。

一些画家比如Jonathan Yeo以往使用LightStage扫描技术创作人像,现在他们开始用这一技术将作品变为NFT。AR也是一个很多艺术家正在开拓的数字艺术领域。比如特效工作室同时也是我们用户的Corridor Digital创作的作品在推特上获得上亿观看量,因为它们太逼真了,例如他们所作的波士顿动力机器人恶搞持续霸榜推特趋势多天,甚至Snopes(著名事实核查网站)专门发了一篇文章解释这些视频是怎么用CG创作的,因为实在太逼真了。这些实验有很多,因此了解最新的数字艺术应用的最好途径是关注我们的推特、电报和微博(https://weibo.com/RenderNetwork),我们会在这些渠道分享用户作品。

元宇宙这个概念在今年被频繁提起,OTOY和RNDR将会在这一愿景中做什么样的角色呢?

我们是赋能元宇宙的底层技术——就像电力之于现代社会一样,GPU计算是元宇宙的基础。图像需要经过渲染,将上百万、上亿人连接在一个共享空间中的元宇宙许多无数数量级的GPU算力来渲染,这是中心化云服务提供商无法提供的。

通过RNDR的去中心化GPU计算平台,我们为元宇宙提供底层的计算层。由于这是一个P2P的网络,能够根据需求指数级扩大规模,因此相比任何单一公司搭建、所有和运营的公司,这是一个更加灵活的系统。元宇宙也需要有全新的方式分发和追踪具有充分互操作性和完全沉浸式的媒体内容。

我们正在开发新一代全息媒体标准和协议,并且正在通过沉浸式数字体验联盟(IDEA)将这些标准开源为一个成为沉浸式科技媒体格式(ITMF)规范。

这是针对新兴的AR和全息媒体的首个协议,而AR和全息媒体就是明天的JPEG和MOV文件。我们试图做的是让来自3D工具用于渲染媒体内容的所有数据都能够在各个平台流转并且最终到达分发终点。这种新形式的媒体必须能够变现,并且防止欺诈,因此需要能够追踪。每一个上传到RNDR的场景都会与其中的所有物体、纹理和场景图元素一起被哈希。这提供了细化的元数据,让沉浸式元宇宙经济成为可能。

你期待人类未来生活会如何与虚拟场景融合?能举几个例子吗?

目前,在新冠疫情期间,虚拟的互联已经在帮助全球运转,我们可以看到虚拟化能够给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怎样的增强。借助逼真的沉浸式媒体和全息体验,这种增强会更加强大,让人震撼。我们将不再从电视屏幕上观看媒体内容或电影,而是可以真正的走入其中,探索其中。这将改变所有东西,从如何讲述一个故事,到如何设计一个产品,再到科学和医疗研究的开展。

更高层次的沉浸式技术将带来类似于超能力的感受,数字“创造物”将会拓展可能性的边界,就像计算机在20世纪对许多领域带来的颠覆那样。举例来说,计算机赋能了新形式的创造,从数字动画,到整个游戏行业,再到20世纪末用于前沿结构设计的参数化建模。沉浸式媒体也将会带来一系列的可能性,打破人们的想象,就像1980、90年代个人电脑走入社会时一样。

你们最近刚刚公布了一个令人期待的消息,将会在区块链上以独有的NFT技术保存《星际迷航》创作者的毕生作品。能给我们分享更多详情吗?特别是这对于全球创作者将有何意义?

RNDR将会为吉恩·罗登伯里的毕生作品建立一个详实的档案库,记录在区块链上。我们正在RNDR上收录图像、笔记和档案、草图以及罗登伯里作品的模型,形成一个区块链上的永久资料库。OTOY奥斯卡获奖的LightStage面部扫描服务也用来对原始的模型和文档进行高精度捕捉,从而将它们保存和归档。我们还在用全息影像再造进取号,让未来世代的人们可以互动性地体验进取号。

对于全球创作者来说,RNDR档案库带来数字保存的概念,能够将艺术家的全部作品永久记录在区块链上。我们认为这是对数字创意的必要记录,但这种记录目前是缺失的,网页随时可能关闭,文档和链接也会失效或损坏。对于今天很多多产且才华横溢的艺术家来说这太可惜了,他们的作品应当被保存下来,让未来世代的人更好地理解人类的历史。吉恩·罗登伯里的传奇作品一直走在时代的前面,我们希望通过RNDR和OTOY的技术让他的作品能够一直流传到他想象的世界成为现实的一天。这是我们致力于实现的,并且希望通过更好的保存他的遗产,帮助将他的想法变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