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龙华区振华时代广场10整层
18165737729

NFT三部曲之区块链名片CryptoPunks

前言

上一篇讲了NBA Top Shot推出的区块链球星卡,即使你不是球迷,应该也能理解为啥有些人愿意花钱去买虚拟的球星卡。NFT的项目多种多样, 有些我能看见价值, 有些感觉就是传销骗局或者消费粉丝经济,但也有可能是我目光短浅,毕竟直到现在还有人说比特币是庞氏骗局。

NFT 是存在于区块链上不可替代的唯一凭证,在区块链上加东西是以太坊ETH的创新 – 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今天就讲一讲世界上第一个NFT项目,以太坊上的 CryptoPunks。

(2021.3月迈阿密的公告牌)

Cryptopunk是什么?

在2017年的夏天,一家名叫Larva Labs的软件公司写了一个电脑自动生成头像的程序,这个程序一共生成了一万个不同的24×24像素的艺术头像,每一个头像都是利用人工智能算法随机生成然后再人为筛选的,比如有些是戴墨镜,有些是抽电子烟,有些是双马尾,有些是莫西干,作画的风格是受70年代赛博朋克(CyberPunk) 影响。

2017年是比特币的大牛市,那一年涨了18倍,但位居第二的以太币在上半年就涨了50倍。 Larva Labs的两位创始人一琢磨,与其做一个市面上差不多的社交应用或者手游去和Facebook、腾讯去竞争,还不如做一个全新的东西。 于是他们决定把这一万个朋克头像和区块链结合起来,但是当时连以太坊的ERC-721标准都还没建立,Larva Labs仅仅把朋克头像的哈希值(可以理解为解锁每一个头像的密匙)上传到了以太坊区块链上,Cryptopunks就此诞生。

(以上截取一小部分,所有punk在Larva Labs官网都能看见)

Cryptopunks刚诞生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恰逢以太币泡沫刚刚破裂,短短两个月价格从每枚$420跌到了$130。 很多投资者损失惨重,估计这辈子也不想再听到以太坊和智能合约了。 于是,Larva Labs的两位创始人决定留下1000个头像作为项目酬劳,剩下的头像全部免费发放给以太坊社区,只需要在官网填写你的以太钱包地址并支付几毛钱的运输费(Gas Fee)就能领取。 

有趣的是,免费的也没有人领,上线后两周只有小几百个被领走。 Larva Labs去找Mashable博主写了一篇推广软文,才成功把剩下的全部发放完毕。 而这9000个一共也就发给了几百个人,最多的一个人认领了上千个,认领了超过300个的人也有好几个。 当时币圈的大多数人都看不懂 Cryptopunk的价值,一个随时能复制粘贴下载的头像为啥还需要认领/购买。 但正如软文博主最后说的一样,”也许有一天,拥有一个Punk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一张证明你是币圈OG投资者的凭证,也有可能仅仅是一张普通的图片”。 

(Mashable: This ethereum-based project could change how we think about digital art)

Cryptopunk的现状

在Larva Labs官网上面可以看到,交易额前十个Punk交易额总计2500万美金(折合人民币1。6亿元),从Dapp一季度行业报告也能看出Cryptopunk在NFT圈家喻户晓的影响力。 而且下面很多交易都发生在今年1,2月,最近行情火热你已经买不到几个月前那个价了,比如3天前交易的#3011创造了人类Punk的新高,这周最低价格的朋克(Floor Punk) 也已经成功超过了1个比特币的价格($55K) 直逼6万美金。 而下个月即将在佳士得拍卖的九个Punk估计会创造更多记录,官方的估拍价是9百万,但我觉得这个价可能连#635的外星人都不一定能买到。

下面说说朋克头像是怎么分布(相对估值)的. 首先是人种分布,一共有9个外星人,24个猩猩, 88个丧尸,剩下9879个人类 (其中3840个女头像, 6039个男头像). 由于非人类头像很稀少(仅占1.1%),他们霸榜前十交易额也就不足为奇了。外星人到现在就卖过两个,都是以4200ETH($7.6M)的价格交易的,而现在以太币已经上了$2700,也就是说同样的4.2K ETH要$11M了。

人类Punk有很多, 大多是通过独特性来区分/估值,比如有多少种特征(Attributes),5个以上特征,单一特征, 和没有特征(也叫起源Punk)的最贵。只有2-4个特征的就是最普通的Punk了。

除了特征数量以外,特征的美丑和稀有度也很重要. 小毡帽(Beanie)是最稀有的也是最贵的特征,而项圈(choker)虽然也稀少但价值却没有王冠(Tiara)或者橘发(Orange Side)高,因为项圈和朋克精神相悖。3D眼镜虽然数量很多,但由于看起来很酷,价值反而很高。

现在大家对Cryptopunk有了一个大概了解,虽然不懂为啥这么贵,但至少能理解为啥有些Punk卖700万,有些只能卖5万. NBA球星卡的价值来源于球星本身的技术水平和球星卡的稀有程度,而Cryptopunks自己本身就是一种收藏品。

CryptoPunks的价值

Cryptopunks是以太坊智能合约的一次全新的应用。是开创NFT先河项目,一万个Punk头像是纯粹的虚拟收藏物件,不存在任何版权。 任何人在任何地方联网都可以观看。 项目制作方Larva Labs对Cryptopunk也没有任何后续影响,现在这一万个Punk是存在于以太坊上面唯一的,自由交易的,去中心化的物件(其实只有9999个了,有一个不小心被销毁了)。 

过去的6-9个月,加密货币迎来了2017年以后又一次大牛市,在比特币以太币被更多人接受和使用的大环境下,无数的投资者前赴后继地涌入币圈。 如何来证明自己是币圈大佬(whale)成为很多OG投资者的一大难题。 除了新闻媒体上面活跃的币圈名人(像李笑来,Pomp),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买一个Punk作为Twitter和Discord的头像,20ETH的价格差不多劝退了币圈萌新,能拿出5-10万美金买一个虚拟头像也从侧面说明这个人已经财富自由了,或者早在几年前就在币圈混了,要么早早领到了Punk,要么持有大量ETH。 

2021年是NFT大火的一年,Cryptopunk是一个人的匿名名片,只需要贴出以太钱包,大家自然会respect你,因为很简单就能查到你持有啥NFT还有什么时候买的Punk。 在Twitter上面随便一看,讨论NFT的人大多都是Punk头像,已经逐渐成为一个新潮流或者信仰(cult)。 

和早期的比特币一样,拥有比特币和没有比特币的人是无法交流的,拥有Punk的人也不会在意没有Punk的人的观点。 现在有人嘲笑花几万美金买Punk头像的人,就像几年前有人嘲笑卖房卖车炒比特币的人一模一样。 但没人知道NFT或者Punk会不会是下一个”比特币”,因为有未知才会有定价错误 (mispricing)。   

还有另外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稀有Punk逐渐成为币圈明星,他们的Twitter关注量成指数型增长,每一个Punk都在网上展示自己的人设,发表自己的观点,经营自己的粉丝,和其他”Punk明星”互动,有些人甚至开始给自己的Punk撰写背景故事(未来还准备发行漫画)。   

Punk圈里面最有名的是#4156猩猩,其推特账户仅注册了2个月就有上万粉丝。不仅引起NFT第一画家Beeple的注意,专门为他作了一幅画,他还把4月15日自定义为”4156日”,当天收到了上千份受#4156 猩猩Punk启发的画作。是的,没人知道他是谁, 但这并不重要。

另外一个默默无闻的NBA球星卡收集者, 3月份在一次抽奖的活动中获得了一个最普通的三毛Punk #447, 在那之后他的Twitter阅读量出现了指数般的增长. 几天前他花了22万美金买下一个较为稀有的Punk #5974 (VR, 牛仔) 作为自己的头像, 未来的影响力也会越来越大。

( @topshotfund)   

拥有一个Punk既是币圈OG身份的象征, 更是一张高端投资者的通行证. 无数艺术家, 画家, 潮人, 有钱人, 投资者愿意和你做朋友, 了解你的看法. 购买Punk就像在美国淘金潮的大西部开了一家客栈, 为前来寻找机会的淘金人指点一下注意事项, 交流一下信息, 你有可能带人发现下一个金矿, 也有可能靠卖牛仔裤和铲子致富. 当然, 如果你刚花了750万买了一个外星人, 你的观点即使不会被写在历史书上, 也会被媒体或博主记录下来传播给更多的人, 你钱包的一举一动也被世界各地无数人所关注着。

NFT百货商场

在这里先介绍一下OpenSea,NFT最大的交易平台。 你可以在上面交易绝大多数以太链上的NFT。 首先注册一个Metamask Wallet 小狐狸钱包 (浏览器插件),从Coinbase/币安等交易所把以太币转入钱包就可以开始交易了,交易使用ETH,买方支付gas fee; 竞价(bidding)使用WETH,接受竞价卖方支付gas。 OpenSea上面可以看见各种各样的NFT项目,也可以自己创建项目。 OpenSea上面所有标价单位都是ETH,交易NFT就是把以太币当作流通货币来使用了。 

拿长期霸榜的Cryptopunks举例, 他的OpenSea主页上面写着一共有10000个Punk, 2200个不同拥有者(钱包), 历史平均交易价格13.53 ETH, 总交易额153.5K ETH (约4亿美金). 主页上也有官网, Twitter, Discord链接. 但由于Cryptopunk比较老, 不在ERC-721上面, 所以交易一般直接发生在Larva Labs官网,或者Wrapped Cryptopunk的OpenSea页面(打包Cryptopunk才能在ERC-721上面交易)。

收藏品NFT

在Cryptopunk出现之后,还有三个比较有名交易量上规模的OG收藏品NFT。 

CryptoKitties是区块链上第一个电子宠物,和Cryptopunks一样通过不同特征来区分,还增加了配种功能,两个第一代猫咪可以生出第二代,配种之后稀有的特征有一定概率传给下一代。 现在已经有200万个不同的猫咪,最贵的十个猫咪成交价共计2600ETH (约7百万美金)。 代数(Generation) 越低,稀有特征越多,越贵(成功率低)。 猫咪总数没有限制,完全看”质量”。 很多NFT圈大佬的第一桶金就是靠撸猫配种得来的。 

    

Hashmasks是另外一个OG收藏品NFT,其艺术风格比Cryptopunk更独特,更有观赏性,由全世界70多位画家制作,一共只有16,384个。 和Cryptopunk不同的是,每一个Hashmask自带艺术及商用版权,如果需要使用,需要获得拥有者的允许。 Hashmasks也使用了大多数NFT项目所使用的曲线定价,越早参与项目(早期买家)价格越便宜。 Hashmasks通过不同物种,肤色,眼睛,物件和面具来区别,最贵的Hashmask在二级市场也卖出了420ETH的天价。 最近恰逢3-4月份的NFT熊市,很多Hashmasks都在被贱卖,Floor price也从1。5ETH跌倒了0。7ETH。 

(2021.4月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交易所外面的公告牌展示”小丑”面具的Hashmasks)

Axie Infinity 是以太坊上面规模最大的游戏类项目, 这个项目在电子宠物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个完全虚拟的游戏世界, 主要有三种玩法: 宠物用来和别人战斗, 通过配种孵化后代(和猫咪类似), 买土地建房种田. 全世界超过4万玩家, 总交易额超过27.5ETH (7400万美金)。

Punk衍生NFT

Cryptopunk的成功导致了很多朋克衍生NFT的诞生, 基本上和OG punk类似模型(限量, 稀有), 很多人买不起Cryptopunk(OG Punk), 就买卖便宜的衍生Punk, 下面按交易量举例。

Bastard Punk, 还在发行中的Punk, 花一些ETH来挖掘(Mine)新的Punk, 彩色动图. 基本上就是模仿Cryptopunks, 开始时间比较早, 但最近已经没啥人气了, 后面挖掘成本太高, 成交量骤减也没有人愿意挖新的Punk。

PicassoPunk (毕加索Punk), 最成功的Punk衍生NFT项目, 电脑根据毕加索作画风格为1000个Cryptopunk重新绘画. 我是看见他价格起飞的, 本来前几百个都只卖0.2ETH, 突然有一个大佬(whale) 或者就是初创团队一口气买了20多个, 以1ETH价格成交, 直接冲上了OpenSea的7日交易量排行榜, 然后就火了, 每个持有者都保持默契不在1ETH以下卖出 (Hold the line), 每一个Punk的价格就水涨船高. 很多人(包括OG Punk拥有者和电竞明星)也参与了进来, 买下几个打印出来挂家里也是一种很好的装饰。

3D Punk 是另外一个OG Punk持有者比较认可的项目, 颜值比较高, 价格相比Cryptopunk也还能接受, 可惜数量只有100个, 项目现在已经结束了。

Fine Art Punk 也是比较早期的Punk衍生项目, 就是一位女画家给一万个Cryptopunk作画, 完全首创, 靠个人硬核的画技来为Punk增加艺术价值. 可惜没怎么宣传, 到现在也没有被Opensea官方认可(verified). 她是最早用艺术的方式重新理解Punk的, 连晚几周上线的Picasso Punk都是仿照她的 (第一个Punk几乎一模一样, 有抄袭的嫌疑). 后来啥梵高Punk, 达芬奇Punk, 莫奈Punk就更是跟风之流, 基本上就是一个滤镜加在Punk上面然后捞钱。

最后是上周末突然爆火的Cryptobaby Punk, 不知道什么原因OG punk持有者就开始抢baby punk, 感觉就跟领养儿子女儿一样, 上周末两天交易了160ETH (43万美金)。

其他收藏品NFT也有衍生, 衍生收藏品NFT在收藏品类要占一定份额. 现在毕加索Punk比Hashmasks的floor更高, 也从侧面证明了衍生收藏品不一定比原创收藏品差. 具体哪个项目长期能保值, 谁也不知道, 但Cryptopunk无疑是收藏品NFT以及所有NFT项目的王者, 长期最有投资价值。

Autoglyphs

Larva Labs在Cryptopunks项目结束以后, 在2019年4月又推出了第二个项目: Autoglyphs. 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完全存在于以太链上的衍生艺术(on chain). CryptoPunks由于原文件太大, 只有其哈希值在链上自由交易, 所以不算完全on chain。

(Autoglyph #233 最高卖出价155ETH 42万美金)

艺术这东西很难估值, 更不要说是计算机算法作画. 但前十个销售总额还是接近1200ETH(325万美金)。要知道项目开始的时候, 每一副画作只要0.2ETH就能认领, 到现在市场平均价比成本价翻了上百倍, 还不算从2019年到现在ETH本身的涨幅 ($160 到 $2700)。

Larva Labs出品必出精品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最近有传言说Larva Labs 准备推出第三个NFT项目,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先准备好ETH。

结语

花几百万美金买一张2D头像图片,有可能是这一轮比特币泡沫破灭前最典型的”见顶时刻”和”败家案例”,但的的确确买下了以太坊区块链上最稀有最有价值的收藏品。 如果你过去几年在以太坊上赚了不少钱,也继续看好以太坊智能合约的未来,拥有一个”传奇”头像才能配得上你币圈大佬(Whale)的身份吧,即使只是个小牛也能买个普通Punk头像当作高端名片来证明自己OG的身份。 

现在大多数人都同意以太坊有广泛的应用前景,尤其是二代以太币(Layer 2) 即将把gas fee大幅降低,以太坊上世界首个NFT是可以长期保值和升值的,独一无二的特性和极度稀缺导致其价值很难估量。 如果未来以太币暴跌了,我也不介意抄底个Punk作为收藏。

本文作者 杰森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