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龙华区振华时代广场10整层
18165737729

JPEG盛夏:探索NFT繁荣背后的数据

过去两周,NFT交易量呈爆炸式增长,远远超过今年3月的NFT小热潮。

上周,最大的NFT交易市场OpenSea达到了每天6万笔交易的峰值,是今年3月巅峰时期的8倍。8月份还没过完,OpenSea的交易量就已超过10亿美元,每天的独立买家数量也创下历史新高。 

其实,7月底就已经有一些迹象预示了这波狂潮。

7月30号,一位匿名玩家花了700万美元在同一个区块中买了104个CryptoPunks。他有选择地挑选了市场上最便宜的104个Punk,直接拉高了地板价(“地板价”是指获得一个收藏品NFT的最低价格)。

对此,买家解释道,他将CryptoPunks视为一种长期价值存储工具,并将这些低价Punk作为优化流动性和多样化战略的一部分。

该买家还用MiningDAO协议将全部的104笔交易直接打包发送给矿工,这意味着,除非交易已经被添加到一个区块当中,否则这些交易无需向全网广播,这样就避免了其他卖家在看到此销售后进而抬高价格。

在这次“扫货”前,CryptoPunk的平均价格约为6万美元(之前的500笔交易),而自“扫货”后,CryptoPunk的平均价格已增至近20万美元。

到了8月,CryptoPunks的成交量开始猛涨。除了Punk,还有大量以动物为原型的NFT项目占领了社交媒体的头像。

Bored Ape Yacht Club (BAYC,无聊猿猴)宣布将在佳士得拍卖会上亮相时,它的交易量就开始直线上升。从那时起,BAYC的交易量达到几百万美元,地板价涨到15枚ETH。

除了BAYC,其他头像NFT的热度也在OpenSea上攀升。在跟BAYC的推特大战后,Pudgy Penguins(矮胖企鹅)的交易量飙升,在8月13日突破1350万美元。

在CryptoPunks被扫货的同一时间,新加坡对冲基金三箭资本也开始疯狂收购NFT。过去两周,这家公司已经花了几千枚ETH买进大量NFT,主要集中在Art Blocks和CryptoPunks上。

Art Blocks是一个生成艺术平台,已经推出了Ringers、Chromie Squiggles 、Fidenzas等热门项目。随着三箭资本的入场,Art Blocks市场开启了爆炸式增长。这其中大概有几十个项目,价格各不相同,但平均售价在8月10日达到顶峰,超过29500美元。

8月9日,Ringers系列的两个NFT分别以400枚ETH和370枚ETH的价格售出,这是该系列迄今为止售价最高的两个NFT。8月14日,Chromie Squiggle以750枚ETH(约24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与此同时,加密艺术市场开始复苏。SuperRare是其中之一,它的交易量回到今年3月的高点。8月3日,SuperRare上最早的艺术家之一XCOPY 的“summer.jpg”作品以336 ETH的价格售出(约83万美元)。

今年3月份的NFT小热潮,吸引了大量媒体的关注。3月11日,Beeple拍出6900万美元的天价,这一事件被广泛报道。然而,当下的这波NFT热潮引发的主流媒体关注度还没有之前的高,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事后看来,以6900万美元售出的Beeple标志着3月份繁荣的顶点。

除了Beeple的销售,ETH的价格在3月中旬开始上涨,在4月达到历史新高4100美元。当ETH价格超过4000美元时,NFT的销量骤然下降。等到ETH持续下跌,NFT的交易量这才开始重新起飞。

这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了NFT市场和ETH价格之间的关系。

NFT通常以ETH定价,所以如果ETH价格突然上涨,新手直接被高价挤出局。例如,一个价格为2 ETH的NFT可能会突然从3000美元上涨到6000美元,对于一些尚未拥有ETH、需要使用法币进入加密市场的潜在买家来说,这种价格就过于昂贵了。

因此,NFT市场和ETH价格之间存在一些相互决定性。人们买入ETH以购买NFT,售出NFT以换来更多ETH,然后又将ETH重新投资到更多的NFT当中。高额的NFT销售给ETH带来了新的关注度,使得更多的用户进入以太坊生态系统。

3月的NFT热潮期,NFT成交量和ETH的价格几乎同时上涨,直到市场因为供过于求而放慢脚步。如今,NFT销量和ETH价格再次同步上涨,我们很难说这两者没有关联。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NFT成交量在今年夏天大幅飙升,但全球谷歌搜索“NFT”的数量仍远低于3月份的峰值。如果NFT获得像今年早些时候的外界关注度,那么未来将会出现更大的繁荣。

原文:Coinmetrics | 编译:粒之